今天,似乎不好。

一早就听说印度那里有发生冲突(详情不清楚),然后曼谷的冲突有一人死亡。然后协调员问我们大家各自的国家好不好。我们互相看了看对方,笑了笑,毕竟生活还是一样要过。

但是,大马要禁酒,我们这些每晚出去喝酒的人(包括我!)还是“啊,哈哈!”的大反应!喝酒就喝出CRC得更深了解,对菲律宾的社会主义的了解,对女性的了解。开玩笑!我们甚至互相挖掘对方的秘密!我如果回去发现有肺癌应该不奇怪,一入夜就没有了新鲜空气。

但是今天不好,课程已经到了深入有些难懂的阶段但是主要原因是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牵挂着自己的国家。

曼谷机场被封锁,但是他们的首相依然回来了。曼谷的王的敬爱说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在主办单位的安排下有幸和一个学运份子交流,他被逮捕只因为在戏院没有站起来给国王致敬,只是我想两边的政客不过利用国王来拉拢势力罢了!

ss

人权组织大马人民之声北部协调员,觉得人生中最艰难的两件事情是一、选择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二、自我介绍。